最新网址:www.washuge.com

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|手机阅读

望书阁 -> 女生小说 -> 真千金只想搞事业(重生)-> 第十五章 有孕

第十五章 有孕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       章节报错

    给孩子的米糊斤两是有数的,祈星小气的挖了两勺,想了想,又往里头抖了一点点白糖。

    阿雯咽了咽唾沫,道:“阿星,我能舔勺子吗?”

    祈星无奈道:“你不用舔勺子,我给你买敲糖吃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呀!”阿雯把祈星黏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这样热的天,冬菜却蒙头盖着被子,听见有人进来,被子捂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祈星一把掀开被子,露出一颗湿淋淋,汗津津的脑袋来。

    冬菜脸色绯红,被祈星拽出被窝,整个人凉下来之后,面色又成了不正常的惨白。

    祈星盯着她一勺勺的吃米糊,眼帘垂下,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冬菜嘴里的米糊就跟沙子似的,咽都咽不下去,“你,你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祈星一副发呆刚回神的样子,见冬菜神色紧张,她挑了挑眉,道:“你见过张高才了?”

    冬菜紧紧的捧着碗,道:“没,没有。”

    祈星看着她藏在被子下的一张帕子,那是绣了一半的双燕,道:“你委身于他了?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?”冬菜有点明白她的意思,又有点听不明白她的说辞。

    祈星皱眉瞥向冬菜的肚子,冬菜顿时一个激灵,道:“你,你别乱说,我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不停的重复着,已有哭腔。

    祈星有点厌烦的皱皱眉,她真想用锣鼓把冬菜敲醒。

    “你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?张高才长得像个树桩子成了精,有什么好的!?”

    祈星既生气,又要压着声音不被外头听了去,声音哑得吓人。

    “他待我好,他,他……

    除此之外,竟再说不出半点好处来。

    “好个屁!他既待你好,如今人呢?他可知道你有了?”

    阿雯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,傻乎乎的问:“有什么了?”

    冬菜没心思理会她,苍白的辩解道:“天热了他没再来送炭,我一时,一时寻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她忽然像看见了救星似的,一把抓住祈星的胳膊,道:“你能出去,你帮我带口信吧!”

    祈星无可奈何的看着冬菜,半晌动了动唇,道:“他家住哪里?”

    张高才的家住在城东的杀猪巷里,因早前住了几家屠户,所以叫了这个名儿。

    祈星嗅着磨坊飘出来的麦香拐进弄堂里,才往里进了几步,就嗅到一股子极难闻的气味。

    猪血与猪屎味道混在一处,又偏偏有人家炖了咸菜猪杂,说不清是香是丑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有个妇人出来泼水,险些溅到祈星,她抬抬眼皮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阿姐,可知道张高才家住哪?”

    那妇人插着手看她,道:“你找他作甚?”

    “我是慈幼庄上的,寻他有事。”

    祈星见妇人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来,就从荷包里拿了个酸梅子递给她。

    妇人还是一张不耐烦的脸,倒是扭脸喊了句,“老二?!老二!慈幼庄上的丫头片子找你!”

    张高才从屋门后伸出头来,眯起眼打量着了一下,见是祈星,摸着脑袋一脸困惑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祈星看着他的神色动作,皮笑肉不笑的说:“高才哥,你怕来的人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丫头瞎说什么呢?”张高才笑得憨傻,倒很能蛊惑人。

    祈星宁愿冬菜是被个油嘴滑舌的小白脸给骗了,起码脸蛋做不得假。

    “冬菜有了。”她单刀直入的说。

    张高才脸色一僵,装傻道:“有什么了?”

    祈星气笑了,瞧了瞧他身后那间挨挨挤挤的院子,道:“冬菜有什么不好,如今还揣了个孩子,你为甚不肯带她走。”

    张高才谨慎的往院里觑了一眼,为难的说:“我娘瞧不上冬菜,想要我娶张屠夫家的哩!”

    他努努嘴,就是那户飘了炖猪杂气味的屋舍。

    “人家要多少彩礼?”祈星问,“你给得起?入赘都不要你!”

    “嘿!你这嘴皮子功夫渐长,身板怎么不见长?”张高才觑着祈星笑,他有点露出本性了。

    祈星觉得恶心,皱眉道:“你不想娶冬菜,明日自己同她说清楚,这话我不能传。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她便罢了!我也没亏待了她,她使了我不少银子呐。她这样随便的女人,我也不能往回娶啊。”

    张高才本就长得一副臊眉耷眼的样子,此时说起这些话来更显可恶,祈星一时间被他气昏了头,跳起来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刮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死丫头,敢打我?!”张高才懵了一瞬,回过神来就要打祈星。

    祈星拔腿就跑,谁料一扭身又碰见个‘仇人’,是磨坊的伙计。

    张高才顿住脚,又慢慢的缩回扬起的手,赔着笑道:“舟少爷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‘果然不只是伙计。’祈星心里想。

    张舟没理会张高才,睨着祈星,嘴角翘着,道:“死丫头,跑我地盘上来干嘛?”

    张高才发觉两人有仇,大喜道:“这丫头是被慈幼庄上赶出来的,来我这闹事呢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送炭的,我找你闹什么事儿?”祈星冷冷的反问他。

    张高才一时语塞,见祈星似乎并不在乎冬菜的名节,就狞笑着道:“她姐妹丢了丑,她想栽……

    “张高才,你再胡说八道,府衙和阎王殿,你选一个见吧。”她说话口气决绝,全然不似在玩笑。

    张舟饶有兴致的看着祈星,他家叔伯兄长一堆,聊起天来荤素不忌,哪怕张高才只说了半句,张舟也能猜到是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安分些。”张舟说这话,还真不只是为了祈星。

    “新调来的小县令新官上任三把火,这火正在头上烤呢!你没看这几日祠堂天天开大会,族老的胡子都白了好些吗?”

    这话是张舟他爹刚训过他的,照搬到张高才身上也恰好。

    祈星有些意外的看着张舟,趁着两人不注意,像一尾鱼似的,飞快地溜走了。

    张舟只堪堪抓着她一点衣角,在家门口追着女孩跑,这种寻骂的行径他才不会做。

    “嘿!放狠话放完就跑啊!?”张舟好笑的冲着祈星的背影喊。

    张高才小心翼翼的问他:“舟少爷,您跟这个丫头……

    张舟白他一眼,道: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,窝囊壳子花花肚肠?提着点裤子吧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